大都会真人荷官_这么美的建筑设计,值得一看!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2-24 21:16:27;

大都会真人荷官_这么美的建筑设计,值得一看!

大都会真人荷官,赫斯维克设计的cdy无柱上层景观

托马斯·赫斯维克的新作“卸煤场购物中心”(coal drops yard shopping center)将于10月26日正式与大家见面。赫斯维克被誉为当代设计界的达·芬奇,cdy的项目也是伦敦国王十字区(king’s cross)旧城区改造的关键,其精妙绝伦的屋顶接合设计已经成为一大亮点。

=========

「 cdy的前世今生 」

cdy所在的国王十字区自维多利亚时期起,就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为交通网络的重要枢纽。但后来由于历史原因,国王十字区在20世纪末便逐渐湮没无闻,成为老旧破败的旧式建筑聚集地,还一度以毒品交易和桃色行业闻名。

国王十字区俯瞰

cdy的两座建筑俯瞰

2008年,已经超过1.2万人工作、生活的国王十字区,迎来了产业升级与旧城区改造的高潮,总投资金额更是高达80多亿英镑,成为了伦敦市中心150年来规模最大的重建项目之一。其中,维多利亚时期的工业建筑cdy更是计划的一个关键部分。

建筑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

而接手这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项目的便是当今建筑设计界的鬼才:赫斯维克的工作室。整个项目预算1.56亿英镑,超过工作室在过去10年项目金额的总额。经过年年的规划、设计、论证,cdy项目于2016年通过了卡姆登(camden)委员会的表决并开始了历时两年的施工。

=========

「 将建筑、设计和雕塑融合在一起 」

赫斯维克在他24岁时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其目标是“将建筑、设计和雕塑融合在一起”。而对于赫斯维克本人来说,他总是避免像一位建筑师一样思考,他更希望成为一个发明家。他做的东西以及如何去做,都是公认的不符合建筑惯例。

cdy施工现场

对于这一项目,赫斯维克面临的核心问题便是如何将这两座如此之长又距离很远的破旧建筑变成活跃而具有吸引力的现代购物中心。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创造两座建筑之间的连接。

cdy设计图示

赫斯维克表示,“我的事务所已经在国王十字区扎根17年了……这些建筑、空间对于我们来说更像是家一样。作为一个当地人,我总是会想,我们丢失了什么,什么才是这里真正需要的。”

工作室设计图纸

“一开始,我们一直在想如何建立一个新的结构以连接两栋建筑,后来我们越来越意识到这样只会导致更加明显的分离。当我们想到如何将旧的建筑语言与新的结合起来时,我们才意识到保护旧的建筑形式的迫切性,由此产生了各种有价值的想法。”工作室的负责人说。

cdy一侧屋顶

赫斯维克工作室的最终解决方案是利用原始高架结构的固有偏心率,将两个屋顶延展并结合在一起。这样做的同时还为建筑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悬浮上层、10万平方英尺的全新公共空间和整个地区的独特视觉焦点。

cdy的屋顶接合设计

除了尽可能地寻求到贴合现有建筑结构的方法,减少对建筑结构、风格的各种干涉;为了更好地保存、延续这座维多利亚时代工业建筑的价值,工作室更是在细节上下足了功夫。比如使用煤烟熏黑的砖块、板岩、木材和鹅卵石,并保留建筑上的指示牌和涂鸦,以充分尊重老建筑的独特性。

cdy侧墙

cdy夜景

cdy内的时装秀

赫斯维克的设计赋予了cdy全新的生命力,显示了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样式与现代设计交织所产生的巨大魅力。完全建成的cdy将开设65家零售商铺,其中包括5家大型门店。

=========

「 赫斯维克其他作品欣赏 」

赫斯维克工作室一直坚持原创设计的理念,在屡屡大胆创新的同时,又不失感性的细节,他们的设计理念是——用有趣且有灵魂的设计去拥抱真实世界的复杂。

赫斯维克设计的上海世博会英国馆

2010年,他击败了包括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在内的一大批著名建筑师,拿下了上海世博会的英国馆项目,用六万根透明亚克力杆组成了巨型“种子圣殿”。

上海世博会的英国馆

2012年,赫斯维克工作室为万众瞩目的伦敦奥运会设计了主火炬台,由204个花瓣组成(每个花瓣都代表一个参赛国家)的主火炬塔,象征了全世界的大团结。

赫斯维克设计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主火炬台

位于纽约哈德逊城市广场的标志性建筑物——容器(vessel),被称为“纽约的埃菲尔铁塔”。

赫斯维克设计的《vessel》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学习中心建筑,一建成便成为了新加坡的新坐标。

赫斯维克设计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学习中心

去年,赫斯维克在上海的大动作——复星艺术中心,被喻为“会跳舞的大楼”,整座建筑是一个多功能的建筑空间,空间流动性极强。

赫斯维克设计的上海复星艺术中心

而在建的另一重大建筑项目——赫斯维克工作室与big建筑事务所合作的位于美国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谷歌新总部大楼google charleston east也备受瞩目。极具科技感、未来感的屋顶设计被谷歌戏称为一朵云。

赫斯维克设计的谷歌新总部大楼

《wallpaper》杂志曾把赫斯维克与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一起称为当今世界的颠覆者(one of the game-changers),其创立的赫斯维克工作室被认为是世界建筑创新思维和创造的最前沿。

赫斯维克设计的《1000 trees》

赫斯维克设计的东岸咖啡厅外观

“我想孩子们总是很有创意,只是我比较幸运,从来没有人让我停止,从来没有人对我说,现在你应该变成一个成年人了。”一直以来,赫斯维特像个孩子一样,喜欢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喜欢用意想不到的材料来建造,他的一番成就更是源出其赤子之心。

精彩回顾:

他的建筑当初被谩骂,而如今却成了与埃菲尔铁塔齐名的经典!

他是元代四大家,用一生清贫换取文人画上的追求!

[编辑、文/我的壳儿]

上一篇:特斯拉上海工厂近10个月建成:工厂事务审批达分钟级
下一篇:无论何时,我都在想你